信件处理明细:
标 题:  为建设美好乡村大病老人遭恶邻踢打后骨折,当地部门不公正解决
提交日期:  2017-09-17
内 容:
     我叫汪则云,家住枞阳县雨坛乡雨坛街道,在这里卖茶叶三十多年了,十年前不幸身患尿毒症,一直靠卖茶叶维持生计,前不久为了支持政府建设美好乡村,把我家的墙面搞粉涮装饰,但造到邻居的强行阻扰,当时我和他理论,他扬言我是一个快要死的人,就是打我几下也没有关系,随后上来就给我一腿,当时我大腿立马就青了,差点跪倒在地,我都是快60岁的人了,而且我一直靠医院血液透析维持生命,当时村干部也在场,没有人愿意为我说一句公道话,下午我们家报了警,当地雨坛乡的张警官出面调停,当时他这样说,他打了你,你也打了他,你们都打了,就完事了。他是年轻劳动力,而我是体弱多病的老年人,和他母亲一样大的年龄,如果这样就了事的话,我也就算了。
    我能一忍再忍,但不到两天我就骨折了,事发那天晚上我突然昏倒在床上昏迷不醒,那天凌晨我丈夫把我送到市立医院,后来医生诊断骨折,第二天就开刀做了手术,我受的罪够多了,手术那几天我痛的都没办法吃饭!难道这和他没有关系吗?我无故被打之后,身上痛得晚上睡不了,一直也没胃口,而被踢的大腿当时肿得有碗口大,我这个毛病的人骨头本来就是脆弱的,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,肾主骨,我得的是肾病尿毒症,有些和我一样的病人手提个重东西都会造成骨折,话又说出来了,当时我大腿是没有踢断,后来手臂骨折了,是和他没有关系?我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法,你用大力踢一棵树,有可能把这棵树要死的树杈给踢断了掉下来的,再打一个比方,当时有人踢了别人一下,那个人当场没有死亡,回家后过几天就死了,有些事并不是当时就会发生的,这个是很简单的道理,我是一个大病患者,这一腿下去,打人者有没有考虑到后果?如果这一腿能把我踢死又会怎么样?换成别人连躲都躲不及我,他和我同村也知道我生病十多年了,他就没有考虑到严重后果吗?我可以说一个星期不去医院透析就不能活的人,明知我是这样的人,他下这一腿就想踢死我!如果社会不给这样的人一点惩戒,怕是总有一天会为一件小事打死一个人!而这个张警官身为人民警察有意偏袒打人者,不为弱者主持公道(我和他的通话记录为证),事发之后,我有想过一死了之,因为我的人格受到的严重的侵犯,而且还是比我小一辈的人,当时建设美好乡村的领导也在场,后来为了打发我说给我900元药费,但我在市立医院住院手术费也报销不了,对于我的手术费他们只字不提!
   这是习主席领导的法制社会吗?我家里都是老实人,是不是弱者就该无故被强者打吗?谁都有生老病死,而且乡村的领导都不能为我说句公道话,然后就是这个直接出面调停的派出所!当时他们说给我三百元?这是打发小孩子买糖吗?我的人格尊严何在?现在讲法制社会,打人的人有没有法可依?请市领导给我主持公道,督促乡部门为我处理好这件事!
我现在治病还要花钱,而且我这段时间又不能卖茶叶了,至少打人者要赔偿我的手术费用,希望领导为我做主!还弱者一个公道,还美好乡村一个正义的尊严!
受理单位及回复:
直接回复
网友,您好!
        您于2017年9月17日在信箱给市委书记李猛同志留言,反映雨坛乡街道邻里纠纷问题,县委领导非常重视,立即要求县公安局、雨坛乡党委认真调查处理,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:
        经调查了解,9月3日,雨坛派出所已正式立案调查,依法公开公正处理,目前正在积极协调处理中。同时,雨坛乡党委政府将积极参与协调,妥善处理。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。承办单位:县公安局,承办人:张银飞,联系电话:15155600975;承办单位:雨坛乡党委,承办人:光振生,联系电话:13966907056。

回复日期: 2017-09-26
满意度评价:
尚未评价满意度!!输入查询码后评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