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媒体聚焦
《中安在线》:【40年改革领跑路】解放思想引领转型发展的“铜陵路径”
发布时间:2018-10-08 11:13 来源:中安在线 字号:

  题记

  1991年11月,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在铜陵展开,“醒来,铜陵!”一时间成为全国舆论焦点。

  也许,没有人会想到,这场以解放思想促进经济发展为初衷的大讨论,在这座城市会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:改革开放征程上的铜陵人,一步步走出转变经济发展、社会治理、城市管理理念的崭新路径。

  跨江谋生

  早晨5点钟起床,已是多年养成的习惯。 9月5日早晨是个例外,方信一觉睡到5点一刻才醒。在床上赖了一小会儿,他才起来烧水、洗漱、泡茶。眼看天已亮了,他赶紧下楼准备将鸡蛋装车。

  自从2016年搬进这个位于铜陵市铜庄五区的新家后,老方每天早晨都想在家里多赖上一会。这套三室一厅86平方米的新房子,是享受市里棚户区改造政策购买的。老方早些年在鹞山小区买过一套47平方米的旧房子,住家兼作储蛋仓库,因棚户区改造工程建设需要拆迁。在拿到34万元房屋征收房票后,老方添了14万元买下这套新房。

  搬家后租用的储蛋仓库在铜庄四区,离家很近。由于小区设置了一段小围栏,老方的电动三轮车不能停到仓库门口,中间相距三十多米的路程。这天有14筐禽蛋要搬运到市场,也就是说要有14个来回。怎么办?生意总得要做啊!闲暇时,老方曾编过几句打油诗表达自己的心境:“货要上市,紧走慢装。汗流浃背,只道寻常。酒肆面馆,待货开张。 ”

  毕竟是55岁的人了,货装好后,老方已是大汗淋漓。好在车一开起来就凉快了,秋风习习,很快反倒感觉有些凉。进了杨家山农贸市场,车子直接停到摊位前。卸完货后,由妻子出摊,自己又赶回仓库,因为还要去好几家酒店送货,另外菜市场周围的大小排档也等着他送货。

  “现在生意好做多了,日子也好过了。想想30多年前的日子,心酸啊! ”上世纪80年代初,因为家里太穷,方信上了一年高中就休学去江西九江打工了。后来见村里人在老家枞阳与芜湖、安庆、铜陵之间贩卖鸡蛋赚钱,便跟着村里几个年轻人一起加入了“倒蛋部队”。那时做鸡蛋生意全靠走村串户上门收,收足一定数量后,再肩挑手提到轮船码头,乘安庆至南京区间的渡轮到城里去卖。

  东奔西跑折腾几年后,也就是1991年,方信与新婚不久的妻子商定,在铜陵市杨家山菜市场坐地经营禽蛋,这一坐便是27年。一路走过来,从落户铜陵市区,到生儿育女、购置房产,生活越过越有滋味。如今两个女儿都已结婚生子,大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芜湖工作,住在附近的小女婿有空就过来陪陪老方,老方兴致来时还会鼓捣出几句打油诗。在生意上,老方靠诚信积下20多年的人脉关系,与数十家酒店、食堂、蛋糕房保持稳定的供货关系。

  “现在想来,当年选择落户铜陵,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 ”27年后的今天,方信感慨地说,刚定居铜陵那几年,他对铜陵的了解仅限于这里有铜矿山,在这儿做生意钱好赚。他甚至不知道发生在当年的那场轰动全国的“醒来,铜陵! ”大讨论。但是在后来的生活中,铜陵市率先探索一元化户籍制度、均衡教育、社区综合改革、公共服务均等化、棚户区改造等系列改革和惠民政策,令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作为铜陵新市民的幸福和自豪,他们家也因此得到真正的实惠。

  二次择业

  比方信小两岁的杨智,如今是铜陵有色金威铜业公司的铜带压延技师。他们虽然并不相识,但都生活在铜陵这座转型中的资源型城市。

  也是一个清爽宜人的秋日,金威铜业铜板带生产车间内,身着蓝色工装的杨智正手持电筒,细致查看生产线上缓缓滑动的铜板带。杨智现在是板带分厂巡检员,其职责是巡查产品在每道工序上可能出现的情况,及时发现质量问题,进而深入分析生产工艺、工艺装备及技术操作等对产品质量的影响。“巡检员要有高度责任心,熟悉产品的特点、加工过程、设备调试技术。 ”对于自己的岗位,杨智的那种感觉是一般人难以体会的。以前在矿井下见到的铜,就是大石头;现在眼前的铜,金光锃亮,光滑如绸缎。过去矿山的老工友,包括父亲一辈的老矿工来厂里参观时,杨智总是自豪地为他们介绍这介绍那的。

  11年前,杨智是铜陵有色凤凰山铜矿的一名矿工。他生在铜陵长在铜陵,父母都是从上海来铜陵支援矿山建设的。杨智记得,父亲那一辈老矿工看重的是几句表扬、一张奖状,讲究奉献和节俭。即使下班出矿,手中还带着捡到的废铁、矿石,大伙比一比再一起交到矿山。

  杨智从铜陵有色技校采矿专业毕业后,进了凤凰山铜矿,在采矿场做电工。那时矿山还在辉煌时期,杨智结婚时矿里分了一套矿区住房,当时矿区生活富裕,经常“大鱼大肉”。杨智与父母去安庆时,当地人一家子只吃一笼包子,他们不用心疼吃包子的钱,一人吃几笼。

  凤凰山铜矿于上世纪70年代建成投产,辉煌20多年后,铜矿资源渐趋枯竭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工资一个月拖一个月,甚至发不出来。 2000年9月,凤凰山铜矿与铜官山铜矿、金口岭铜矿、铜山铜矿等资源枯竭矿山,被我省列入关闭破产行列,涉及职工总人数达17710人。

  与其他建国后的早期工业基地一样,铜陵为全国平价甚至无偿提供大量矿产品。计划经济时代,长时间处在产业链底端,无法获得加工带来的高附加值。以采矿为主的产业结构,在资源枯竭后,留下一座破坏严重的城市和因为资源枯竭生活陷入困境的市民。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市场放开了,铜陵有色开始发展电解铜,从生产粗铜变成电解铜,目前年产量达130万吨左右,连续多年居国内首位。随着铜矿越采越少,急需新的产业接替,包括金威铜业在内的一批铜产业链延伸项目陆续投产,地方产业形成建材、电子、有机化工等主要产业,逐渐摆脱铜产业“一业独大”的局面。

  2007年,铜陵有色组建金威铜业公司,生产铜板带。杨智的父母家离新厂房不远,他每次路过都心生羡慕。阳光自信的他通过严格的考试,如愿进入金威铜业,成为一位铜板带轧制工人。

  从采矿场进入金威铜业做铜产品加工后,杨智通过立足岗位勤奋学习,先后拿到助理技师、技师证书,并从轧制岗位调整到质量检测岗位。

  聚焦变迁

  6年前退休的铜陵市民黄长春,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摄影。近年来,“铜陵蓝”经常出现,每当推开窗户,看到蓝天,黄老总是忍不住深呼吸一大口新鲜空气,心里琢磨着去哪里拍下城市在蓝天白云下的精彩瞬间。

  对于住在解放东村的黄长春来说,大铜官山公园是家门口的风景。铜官山地区作为铜陵历史悠久的采矿基地,文化遗存丰富,随着铜官山铜矿闭坑,该地区近年被作为生态修复项目重点开发出来。如今,这里不仅是城市森林公园,也是国家矿山公园,还是一座特大型城市生态公园。

  沿着新修的登山步道登山,两旁是郁郁葱葱的风景。一路上,经过那段已被列为历史文物的小火车铁道,穿过一片由古典木结构亭廊和旅游超市组成的休息区,登顶铜官山,美丽的铜陵山城尽收眼底。俯望山下,只见一片片高耸的楼群鳞次栉比,一批批棚改回迁的老矿工就住在那些漂亮的楼房里。

  “40多年的矿城变迁,真的是天翻地覆啊!”1970年,黄长春从老家桐城招工进入铜官山铜矿,成为村里人人羡慕的矿山职工。但在黄长春的记忆中,当时的铜陵只有市中心长江路是一条平路,城中有大大小小的矿坑,铁路穿城而过,矿区山坡上盖的房子连成一片。当时在铜陵人中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:铜陵三大怪,火车跑城里,汽车跑城外,房前屋后披厦盖。新工人来到矿山后,没有单身宿舍,近百人挤住在露采矿工俱乐部里,铺板挨着铺板,但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。

 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,黄长春开始留心用镜头记录矿山和城市的变迁。从早年的矿工家属区,到“棚户区”改造后矿工们喜迁新居;从铜陵有色第一冶炼厂关闭停产,到世界最大产能“双闪”铜冶炼厂建成投产;从中国铜业第一股上市,到铜陵循环工业园落成;从皖江第一桥建成通车,到宁安城际铁路与京福高铁在铜陵交会;从废弃矿山生态修复治理,到西湖湿地公园建成开放……一幅幅图片生动记录着一座资源型城市转型的轨迹。

  从大铜官山公园下山,沿新大道向市郊区行进,道路两侧可见几处黄色裸露山体,这些废弃矿山在苍翠的山林之中显得十分扎眼。走近矿区,可见一些工人正在对“受伤”山体进行喷土、播种,恢复山体植被。黄长春觉得铜陵转型的路还要走很远,但一定会越走越宽广。(记者 林春生)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