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不起,您还未登录账号,请您先登录,谢谢。

5秒后跳转至登录页面...
智能
搜索
热门搜索: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新闻资讯 > 图片新闻
乡民做粑粑喜庆过大年
2015-02-15 13:02 来源:铜陵新闻网
【字号:打印

  2月14日,腊月二十六,阳光明媚,温暖得让人心醉。铜陵县西联乡北埂村的王果仙一大早起来就忙着炒粉、捏粉、填馅,做粑粑。虽然来了关系好的邻居相帮,但300个粑粑的分量,注定当天是她年前最忙的一天。

  看到记者到来,王果仙显得略微有些局促,不过坐在凳子上,干起熟悉的活计,很快她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一口粑粑 一份凝固的记忆

  “做了快50年了,每年都做的。我们农村人,不吃粑粑就不叫过年嘛。”王果仙笑着说。今年,她特地准备了几大脸盆的“粑粑芯”,有咸菜肉“芯”的、红豆“芯”的、芝麻“芯”……虽然馅料已经冷却了,但阵阵香味还是扑鼻而来。

  将稻米磨成的米粉倒入锅中翻炒、加水把炒熟的粉糊捏成团、填入“芯”揉成饼再用模具压花……新做好的第一笼过年粑粑刚一出笼,香味就在屋中四散开来,院子里的狗也逐香而来,围在王果仙身边打转。

  王果仙笑着说,现在生活好了,做粑粑所用的原料也比以前富足得多,粑粑的口味也是以前不能比的。

  听着王果仙话中频频说着“以前”,记者不禁有些好奇,“以前又是什么样呢?”揉着手里的粉团,王果仙的思绪回到了从前,“几十年前,对农村人来说,做过年粑粑,一年只有一次,那就是一件大事。”

  然而,受限于当时的条件,那时候的过年粑粑缺肉、少油,口感也不细腻。不过,就是这样的粑粑,对王果仙的大儿子文先生来说,已经是难得的美味,“我们这里农村地区一到年边上,家家户户就做粑粑。虽然如今想来,口感说不上多好,但粑粑吃到嘴里的满足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。”

  说起家乡的粑粑,文先生很是感慨。他19岁考上大学就离开了家乡,如今快30年了,家乡静悄悄地变着,往日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在记忆中淡淡流逝,惟有母亲做的过年粑粑让他感到了短暂的永恒。“对我们这些离开家乡的人来说,吃到了粑粑,才有过年的感觉。”

  一块粑粑 一根无形的纽带

  在文先生的记忆中,自己小时候甚至少年时从来就没有吃够过粑粑,“那时候穷,哪能尽着小孩吃啊,兄弟姐妹不够分不说,主要是留着待客的。”将人情来往放在生活的第一位,这就是乡村人不保留的热情。

  从王果仙家出来,记者来到同村的梅菱花家中,她家的粑粑刚刚制作完毕。看到记者的到来,梅菱花热情地招呼记者,“我家粑粑做完了,300个,送了50个给村里人,剩下就是家里过年吃和留给子女的。”

  “菱花,你今年做的粑粑真好吃。”人还未至,一道爽朗的带着乡音的声线就飘了进来,原来是梅菱花的邻居芬你,“这还用客气,你不是也帮我做了粑粑嘛。”你来我往之间,记者感到有一种直白的情愫在梅菱花和芬你之间升华。

  梅菱花的外孙女淑婷笑着跟记者解释,在乡村人家,从来就看不到单门独户做粑粑的场景,大家都是聚在一起,聊聊天,干干活,不知不觉就做完了过年粑粑,“就等于说过年做粑粑相当于无形的纽带,让大家之间的感情更亲密。”

  明媚的阳光透过门帘映射在芬你憨厚的脸庞,她手一挥,呵呵一笑,“我们农村人就是这样,你帮我我帮你,过年在一起做粑粑也是大家图个热闹。”

  一道粑粑 一曲高奏的欢歌

  在农村,过年合家团聚,有鱼有肉,再来点小娱乐,就已经是难得的盛景。

  做过年粑粑,包含着庄户人家对新年的殷殷期盼,团圆、吉祥、富足……一道粑粑,一份心意,这就是庄户人家对过年最好的表达。

  “对我们农村出来的孩子而言,粑粑不仅仅是美食,更多的是满足我们对过年的憧憬。”梅菱花的外孙女淑婷出生在农村,用她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吃着过年粑粑长大的”,小时候,一闻到粑粑的香味,她就知道是过年了,孩童的喜悦也会在吃到第一笼粑粑中达到顶点。

  看着外婆做完了今年的过年粑粑,还特地多做了好些她最爱的腌菜“芯”的,淑婷笑着说,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童年,那种过年的幸福感在心中发酵升腾,满满地像要溢出来。

  看着淑婷与记者聊天,梅菱花一脸慈祥,“等下粑粑蒸熟了,你捡喜欢的‘芯’吃个够。”

  虽然时光总会让一些记忆流失,但传统的年俗文化依旧流淌在乡村人生活里。在梅菱花看来,做过年粑粑不仅是为了满足儿孙辈的口福,更多地是为了表示新的一年就要开始,祈福新年风调雨顺、家人平安、健康幸福。“只要我能动,过年我就肯定要一直做下去。”

  本报记者 钟灏 文/图

【我要纠错】 【下载doc】 【互动留言】 【关闭窗口】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